Pfigaron
食 勻 十 八 區

食 勻 沙 田 ◇ 楓 林 小 館


楓 林 小 館

    2006 年 11 月 12 日 , 於 一 大 夥 好 友 在 西 貢 遊 車 河 之 後 , 我 們 一 行 14 人 連 同 兩 嬰 孩 浩 浩 蕩 蕩 的 來 到 大 圍 的 楓 林 小 館 。

    到 楓 林 小 館 之 前 , 先 把 車 輛 停 放 在 旁 邊 的 停 車 場 。 呢 個 停 車 場 一 向 以 位 窄 而 「 馳 名 」 , 即 使 我 所 駕 駛 的 是 小 型 房 車 , 也 得 以 龜 速 才 安 全 地 轉 每 一 個 彎 。 每 轉 彎 前 , 看 見 牆 角 的 花 痕 , 之 前 多 少 輛 車 就 是 在 此 毀 容 , 歷 歷 在 目 。 辛 苦 了 駕 駛 平 治 房 車 的 R 先 生 了 。

    楓 林 小 館 在 大 圍 已 迄 立 了 快 卅 年 , 與 燴 炙 人 口 的 雍 雅 山 房 ( 已 結 業 ) 為 姊 妹 店 。 推 開 玻 璃 門 , 迎 接 顧 客 的 是 那 圓 形 的 木 屏 風 。 店 內 的 裝 修 應 該 有 卅 年 的 歷 史 了 , 既 講 究 也 精 緻 。 雖 然 已 經 歷 了 一 段 不 少 的 歲 月 , 卻 打 掃 得 十 分 企 理 , 幾 乎 一 塵 不 染 的 , 沒 有 陳 舊 的 感 覺 , 卻 散 發 著 典 雅 的 氣 息 。 保 養 得 宜 的 舊 事 物 不 一 定 要 破 舊 立 新 的 。 那 一 些 魚 池 、 假 山 流 水 、 結 上 bowtie 的 侍 應 …… 甚 富 風 雅 的 情 調 。

    議 論 之 後 , 我 們 點 了 以 下 菜 式 :

    椒 鹽 海 中 蝦 、 紅 燒 乳 鴿 、 滷 水 乳 鴿 、 脆 皮 炸 子 雞 、 芋 泥 鴨 、 煎 封 豆 腐 、 生 炒 糯 米 飯 、 薑 汁 芥 蘭 、 中 式 西 米 布 甸 。

椒鹽海中蝦

↑ ↓ 椒 鹽 海 中 蝦 , 蝦 既 彈 牙 也 富 鮮 味 , 蝦 殼 炸 得 卜 卜 脆 卻 不 覺 油 膩 ,可 以 連 殼 食 埋 落 肚 , 原 汁 原 味 。
椒鹽海中蝦

紅燒乳鴿

↑ 紅 燒 乳 鴿 、 ↓ 滷 水 乳 鴿 , 鮮 嫩 多 汁 , 滷 水 乳 鴿 有 少 少 酒 味 , 味 道 中 規 中 矩 。
滷水乳鴿

脆皮炸子雞

↑ 脆 皮 炸 子 雞 , 據 侍 應 介 紹 , 嚴 選 走 地 雞 炮 製 , 雞 皮 弄 得 十 分 脆 , 雞 肉 既 嫩 也 多 汁 , 推 介 之 作 。

荔芋香酥鴨

↑ 荔 芋 香 酥 鴨 , 招 牌 功 夫 菜 , 工 序 煩 多 , 要 把 鴨 身 起 骨 然 後 在 肉 片 舖 上 芋 茸 , 之 後 才 落 鑊 炸 。 咬 下 去 時 , 既 有 軟 綿 的 芋 茸 、 也 有 應 聲 散 開 的 香 酥 , 更 有 鴨 肉 薄 片 , 口 感 十 分 豐 富 。 在 別 的 地 方 不 容 易 吃 得 到 。

煎封豆腐

↑ 煎 封 豆 腐 , 又 係 招 牌 菜 , 甚 富 豆 味 的 豆 腐 , 半 炸 半 煎 成 了 金 黃 色 , 海 蝦 膠 則 又 鮮 又 彈 牙 。

生炒糯米飯

↑ 生 炒 糯 米 飯 , 又 係 招 牌 菜 , 平 時 少 吃 米 飯 的 女 士 都 吃 了 一 大 碗 。

薑汁炒芥蘭

↑ 薑 汁 炒 芥 蘭 , 薑 味 十 足 卻 不 覺 辛 辣 。

中式西米布甸

↑ 中 式 西 米 布 甸 , 又 係 招 牌 菜 , 甜 度 適 中 , 在 別 的 地 方 不 容 易 吃 得 到 同 樣 的 風 味 。

  香 港 算 是 一 個 富 裕 的 地 市 , 很 多 市 民 願 意 花 錢 吃 得 好 一 些 。 所 以 , 傳 統 粵 菜 得 以 不 斷 推 陳 出 新 , 加 入 新 的 元 素 , 例 如 「 沙 拉 骨 」 是 近 幾 年 才 興 起 的 港 式 新 派 粵 菜 。 其 他 餐 廳 為 粵 菜 賦 予 新 生 命 時 , 楓 林 堅 持 傳 統 的 風 味 與 品 質 。 大 家 不 介 意 較 昂 貴 的 話 , 楓 林 是 傳 統 粵 菜 的 好 選 擇 。

2007 年 2 月 2 日

crowded divider
made by notepad 返 回 食 勻 十 八 區 分 頁
Left arrow, previous pageMain pageRight arrow, next page
Chin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