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figaron
食 勻 十 八 區

食 勻 元 朗 ◇ 發 記 雞 粥


發 記 雞 粥

    元 朗 發 記 雞 粥 位 於 又 新 街 與 建 業 街 交 界 的 一 個 小 小 舖 位 。 呢 個 舖 其 貌 不 揚 , 得 罪 講 句 , 甚 至 有 少 少 邋 遢 。 不 過 , 我 卻 心 甘 情 願 一 次 又 一 次 光 顧 , 就 係 為 了 再 嚐 其 招 牌 雞 粥 以 及 即 蒸 腸 粉 。

    我 每 一 次 光 顧 發 記 都 會 點 一 小 窩 招 牌 豬 膶 雞 粥 , 發 記 的 雞 都 是 先 行 以 上 湯 將 「 農 場 鮮 雞 」 烹 製 , 浸 熟 後 斬 件 , 然 後 才 放 在 粥 中 加 熱 , 最 後 舀 進 瓦 砵 洒 上 蔥 花 上 檯 。 至 於 吃 到 雞 的 那 一 些 部 位 , 就 純 粹 視 乎 廚 師 的 心 情 及 自 己 的 運 氣 了 。 不 過 , 我 覺 得 , 豬 膶 才 是 這 一 窩 雞 粥 的 重 心 。

    從 前 吃 豬 膶 , 如 果 煮 得 過 熟 , 豬 膶 就 會 呈 粉 狀 。 咬 下 去 , 只 有 嚡 口 的 感 覺 , 以 及 散 在 口 中 的 粉 團 , 亦 由 於 呢 個 原 因 , 我 只 偶 而 吃 一 兩 片 , 都 是 為 了 應 酬 家 母 。 如 果 豬 膶 煮 得 不 夠 熟 , 就 會 見 到 血 絲 , 教 人 不 敢 放 入 口 。 豬 膶 作 為 料 理 的 另 一 個 大 問 題 , 除 了 熟 透 與 否 之 外 , 就 是 肝 臟 的 根 貫 穿 整 過 肝 臟 , 即 使 係 法 式 的 鵝 肝 , 亦 遇 上 相 同 問 題 , 用 刀 也 不 容 易 切 斷 肝 根 。

    不 過 , 發 記 的 豬 膶 , 我 只 以 爽 滑 來 形 容 。 廚 師 巧 妙 的 處 理 以 及 恰 到 好 處 的 火 候 , 豬 膶 煮 得 剛 剛 熟 透 之 餘 , 卻 仍 保 留 其 爽 滑 的 口 感 , 一 些 也 不 會 嚡 口 , 甚 易 入 口 , 較 我 以 前 吃 到 的 豬 膶 好 吃 得 多 , 所 以 我 才 極 力 推 薦 , 常 常 翻 尋 味 。

    到 即 蒸 腸 粉 了 。 店 方 以 前 是 在 店 外 僭 建 流 動 蒸 籠 即 製 , 可 能 近 日 收 到 投 訴 , 所 以 已 把 蒸 籠 搬 回 店 內 。 發 記 的 腸 粉 有 多 款 饀 料 , 包 括 坊 間 少 見 的 豬 膶 、 冬 菇 雞 絲 等 等 。 我 則 愛 吃 少 見 的 冬 菇 雞 絲 腸 粉 。 發 記 用 上 很 多 饀 料 , 腸 粉 幾 乎 包 涵 不 了 , 利 用 筷 子 夾 起 腸 粉 時 , 宜 加 以 湯 匙 相 伴 , 免 得 饀 料 漏 出 來 。

雞粥及腸粉

↑ 雞 粥 及 腸 粉

2006 年 9 月 27 日

crowded divider
made by notepad 返 回 食 勻 十 八 區 分 頁
Left arrow, previous pageMain pageRight arrow, next page
Chin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