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 勻 十 八 區

食 勻 元 朗 ◇ 皇 冠 沙 爹 , 印 尼 菜 餐 廳


元 朗 的 印 尼 菜 餐 廳

    位 於 元 朗 大 馬 路 與 康 景 街 之 間 的 小 巷 , 有 呢 一 間 不 起 眼 的 印 尼 菜 餐 廳 , 名 字 叫 作 皇 牌 沙 爹 。 門 口 架 起 燒 烤 架 散 賣 沙 爹 串 燒 。 從 門 外 窺 內 , 可 見 店 鋪 仍 保 留 富 80 年 代 特 色 的 裝 修 。 印 象 中 , 呢 類 歷 史 比 較 耐 的 餐 廳 都 較 多 煙 民 光 顧 , 所 以 通 常 都 是 煙 霧 迷 漫 的 。 不 過 , 能 夠 經 歷 多 年 仍 屹 立 不 倒 , 可 見 餐 廳 的 食 物 應 有 一 定 水 準 。 並 非 煙 民 的 我 , 昨 晚 就 鼓 起 勇 氣 光 顧 。

    進 入 店 內 , 沒 有 想 像 中 煙 霧 迷 漫 的 情 景 , 亦 較 想 像 之 中 整 潔 。 可 惜 , 五 個 卡 位 均 已 有 顧 客 先 行 進 駐 , 我 無 奈 地 選 坐 其 他 檯 。 空 調 系 統 也 是 蠻 古 怪 的 , 運 行 不 久 就 來 一 個 隆 然 巨 響 , 要 職 員 重 新 起 動 。 收 銀 機 旁 的 一 瓶 富 貴 竹 應 該 栽 種 了 多 時 , 其 中 一 支 竹 生 長 到 天 花 板 再 垂 下 來 ,呈 倒 睡 的 S 型 。

    好 了 , 到 食 物 了 :

巴東牛肉
↑ 左 : 巴 東 牛 肉 ; 右 : 熱 食 炭 燒 糯 米 飯 。

    巴 東 牛 肉 , 以 濃 郁 少 辣 的 醬 汁 醃 成 的 牛 肉 塊 。 呢 處 的 出 品 調 味 得 宜 , 不 算 太 過 辣 。 不 嚐 辣 的 食 客 應 該 也 可 以 接 受 。 我 覺 得 較 其 他 印 尼 餐 廳 的 出 品 可 口 。

    炭 燒 糯 米 飯 可 以 選 擇 冷 盤 或 熱 食 。 以 椰 子 汁 煮 成 的 糯 米 飯 團 , 中 加 有 少 少 肉 鬆 餡 , 頗 為 清 甜 的 小 食 。

三口洋醃麵
↑ 三 口 洋 醃 麵 。 老 闆 說 , 印 式 炒 麵 炒 飯 我 或 者 食 過 。 呢 個 醃 麵 係 佢 地 獨 創 的 家 常 小 吃 , 向 我 大 力 推 薦 。 講 翻 個 麵 , 較 一 般 炒 麵 炒 飯 清 淡 , 冇 濃 烈 的 調 味 以 及 油 膩 , 是 清 淡 一 些 的 選 擇 。

牛油果冰
↑ 本 來 叫 一 客 珍 多 冰 解 喝 , 老 闆 說 當 日 的 牛 油 果 幾 靚 , 就 向 我 們 推 薦 呢 杯 牛 油 果 冰 。 出 乎 意 料 地 , 十 分 清 甜 。 右 面 的 係 印 尼 辣 醬 。

沙 爹 串 燒
↑ 沙 爹 串 燒 , 三 串 雞 三 串 豬 。 沙 爹 醬 十 分 惹 味 。

    小 小 的 店 鋪 , 看 來 係 印 尼 華 僑 家 庭 式 經 營 的 , 說 實 說 , 那 位 推 薦 醃 麵 的 老 闆 的 廣 東 話 , 我 不 是 太 聽 得 明 白 。 不 過 見 佢 仍 努 力 的 解 說 , 就 試 一 試 他 的 推 介 。 整 體 來 說 , 食 物 質 素 幾 好 , 十 分 地 道 。 好 多 檯 客 都 係 熟 客 , 老 闆 們 也 十 分 友 善 。 想 吃 印 尼 餐 的 話 , 除 了 那 一 些 裝 修 的 富 麗 堂 皇 的 店 鋪 外 , 元 朗 區 的 呢 條 小 巷 , 都 可 以 搵 到 好 食 又 地 道 的 印 尼 菜 呢 。

2006 年 6 月 13 日

crowded divider
made by notepad 返 回 食 勻 十 八 區 分 頁
Left arrow, previous pageMain pageRight arrow, next page
Chin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