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 勻 十 八 區

食 勻 太 子 ‧ 宜 豐 餐 廳


宜 豐 餐 廳

    宜 豐 餐 廳 為 於 太 子 段 的 花 園 街 。 在 門 外 路 過 , 只 覺 係 一 間 普 通 不 過 的 茶 餐 廳 , 絲 毫 也 吸 引 不 了 人 入 來 光 顧 。

    故 事 發 生 於 約 十 年 前 , 一 大 班 朋 友 在 太 子 搵 地 方 食 午 餐 , 其 中 一 位 較 年 長 的 就 帶 我 地 唻 到 呢 處 。 當 年 我 好 似 叫 了 一 個 會 意 粉 , 碟 意 粉 係 精 心 炮 製 的 , 意 粉 事 前 用 茄 醬 炒 過 , 醬 汁 亦 恰 到 好 處 , 食 過 之 後 , 教 人 念 念 不 忘 。 可 惜 , 之 後 去 過 好 多 間 茶 餐 廳 , 都 吃 不 到 當 年 的 味 道 。 而 我 亦 忘 記 了 在 太 子 吃 過 呢 頓 飯 。

    早 幾 個 月 行 過 呢 處 , 正 與 女 友 頭 痛 在 何 處 吃 晚 飯 時 , 當 年 那 碟 雞 排 會 意 粉 的 滋 味 突 然 湧 上 心 頭 。 由 於 未 能 確 認 餐 廳 的 位 址 , 甚 至 存 在 與 否 , 我 們 在 宜 豐 的 門 口 打 量 過 一 陣 子 。 後 來 看 到 餐 廳 幽 暗 的 格 局 、 店 內 沿 用 多 年 的 裝 修 和 餐 牌 , 心 想 與 當 年 的 印 象 差 不 多 , 應 該 錯 不 了 。 就 是 如 此 , 我 一 手 挽 著 女 友 的 手 , 一 手 就 推 開 宜 豐 的 玻 璃 門 , 來 一 個 回 味 之 旅 。

    餐 廳 的 坐 位 比 較 迫 , 幽 暗 的 格 局 與 電 視 大 聲 播 放 亦 有 少 少 格 格 不 入 的 感 覺 。 坐 定 後 , 二 話 不 說 , 就 拎 起 餐 牌 研 究 。 墊 檯 紙 , 餐 牌 所 用 的 字 型 和 格 局 甚 富 80 年 代 的 色 彩 。 看 來 我 是 來 對 了 呢 一 間 老 店 的 了 。 最 後 點 了 一 個 什 排 餐 和 雞 排 會 意 粉 。

    千 言 萬 語 不 及 圖 片 傳 神 , 睇 相 :

雞排會意粉
↑ 雞 排 會 意 粉 , 事 先 用 醬 汁 炒 過 的 意 粉 、 開 邊 切 新 鮮 生 蕃 茄 、 煎 得 恰 到 好 處 的 雞 排 、 少 少 伴 菜 , 以 及 最 緊 要 的 會 意 粉 汁 。 有 相 為 證 , 好 大 碟 , 亦 係 我 食 過 最 認 真 的 煮 法 。

鐵板什排餐
↑ 鐵 板 什 排 餐 , 不 用 多 說 , 又 係 大 堆 頭 製 作 。 什 排 如 叠 羅 漢 般 埋 成 肉 製 的 山 丘 。 黑 椒 汁 香 辣 、 肉 排 亦 甚 為 腍 。

    堅 持 地 道 考 功 夫 工 序 的 茶 餐 廳 應 該 不 是 太 多 , 有 幸 宜 豐 仍 可 以 帶 畀 我 呢 種 味 道 。

二 ○ ○ 六 年 二 月 二 十 三 日

crowded divider
made by notepad 返 回 食 勻 十 八 區 分 頁
Left arrow, previous pageMain pageRight arrow, next page
Chinese